農資頭條Project planning

云南“誘惑”: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來源:農資市場網 時間:2016年11月08日

分享: 標簽: 云南農資市場

摘要:“為什么全國的農資企業全面進軍云南市場?、為什么云南農資市場現在如此火爆?、為什么昆明會聚集上千家省級銷售平臺?為什么特肥在這個地方如此受歡迎?以及為什么有些企業的業務員到了昆明以后搖身一變成了省級經銷商?

云南“誘惑”: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看到這個,是不是你的腦海里瞬間被蒼山、洱海、麗江、大理、玉龍雪山、西雙版納這些人間仙境全部占據了?非常正常!七彩云南的魅力對于我們每一個人的誘惑常常使得我們垂涎三尺,魂牽夢繞!

    有道是,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不到西藏不知中國之神!還應加上:不到云南不知中國之美!大理、麗江、瀘沽湖、香格里拉等,光聽名字就讓人心醉,別說身臨其境了!

    而在今年的八月,我們去了云南,卻無心看景。

    對于我們農資行業的編輯記者而言,與美麗的麗江、迷人的瀘沽湖相比,我們顯然是被“為什么全國的農資企業全面進軍云南市場?、為什么云南農資市場現在如此火爆?、為什么昆明會聚集上千家省級銷售平臺?為什么特肥在這個地方如此受歡迎?以及為什么有些企業的業務員到了昆明以后搖身一變成了省級經銷商?等儲多“怪象”誘惑而來的。

    當然了,誘惑的背后必然有一塊大大的“蛋糕”在散發著誘人的香味。1351萬畝蔬菜,650多萬畝水果、520多萬畝甘蔗,再加上全國獨一無二的三七市場……這些龐大數字的背后,不僅表現出了云南農業的發達,也反映出云南農資市場的巨大。

    特別是從2011年開始,云南開始大面積種植經濟作物,經過這幾年爆發式增長,云南省農資經銷商銷售額也迎來猛增。據了解,目前云南省省級農資經銷商銷量過億的已有10余家,昆明市農資公司,云南省農資公司農藥分公司、天盟農資連銷、天穗農資、昆明農藥廠(部分經銷)、云南新鴻源經貿有限公司、云南天盟農資有限責任公司農藥化工部以超億元銷售額領跑。還有相當數量的成長型經銷商,諸如云南云豐永業、云南潤杰農業、云南鼎諾農業、云南遍地綠、云南季季豐、云南馬龍三福、昆明沃福、云南布谷鳥等也會很快跨入億元大關。

    企業方面,先正達、杜邦、拜耳、巴斯夫、陶氏的銷售額早已經過億,特別是一些進口的特肥產品正在迅速占領云南市場。國內企業諾普信、克勝、田園、濱農、瀚生、燕化永樂、先達,生農等國內知名企業等擁有不錯銷量。而隨著云南藥材市場、經作市場的不斷開發,云南農資供應繼續迎來了爆發式增長。

    我們必須承認,農業,這一古老又新鮮的行業現在已經成為引領云南新一輪快速發展的“火車頭”,而在這背后,是超過200億的農資蛋糕,是充滿無聲硝煙的產品之戰、營銷之戰、服務之戰。

    專題大綱:

    “起步”較晚的農資大市場

    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蠶食”背后的機遇與風險

    云南的重要“主戰場”

    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云南“誘惑”之—

“起步”較晚的農資大市場

    相比于華東、華北、東北、華南以及西北來說,西南的農資市場起步確實是比較晚的,云南市場尤其如此。而其中,兩個時間節點對云南農資行業的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值得一提。

    植保會成了“分水嶺”

    在云南老一點的農資人眼里,2003年的全國植保會在昆明召開是一個明顯的“分水嶺”。植保會之前,農民的種植意識基本上還停留在“靠天吃飯”的狀態。受制于云南的地形特點,交通的不便,市場信息的閉塞,再加上就那么幾種常規的作物,用藥水平實在不值一提。與之相比,那時的華東、華南的用藥水平已經相當高了。

    但2003全國值保會在昆明的召開似乎一下子就打通了云南農資的“任督二脈”,讓這個封閉的西南市場一下子嘗到了新的產品、新的銷售模式以及新的種植理念的巨大沖擊。不夸張地說,當時就是給人一種“原來還可以這么種?”“原來農資可以這樣賣?”“原來有這么多的產品可供選擇?”的巨大驚喜。

    “2003年真的是一個關鍵點,全國值保會所帶來的巨大信息量一下子讓我們這些做農資的人開竅了!”不到50歲的云南盛滇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井全在云南農資經銷商里面算是年齡比較大的人了,從事農資行業已經20多年了。陳井全說,他們那一批農資人基本上都是從那時候開始“開竅”的。

本刊記者走訪云南市場

本刊記者走訪云南市場

    “特別是對于我們這些農資經銷商來說,似乎一下子看到了還有這么多的潛力可挖,還有這么多渠道可以開辟,當時真有一種眼界大開的感覺。”云南云豐永業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季春說,他們家在那之前就是靠他父親憑著干了半輩子農資銷售的“老經驗”“老客戶”在銷售農資。但從那之后,他們家一致協商的結果就是事不宜遲,快速轉型!

    云南農資的“黃金發展期”

    也就是從那之后,云南的農資市場迅速火熱起來。但是,如果說2003年的全國植保會打開了云南農資市場緊閉的“大門”,那么2009年至2013年就是云南農資市場“黃金發展期”。這五年的時間,對于云南農資市場來說,就是一個“井噴”的發展階段。

    香蕉、葡萄、蔬菜、鮮花、三七等等,七彩云南的高原立體氣候,帶來了豐富多樣的經濟作物,也催生了難以估量的農資消費熱浪。

    根據2014年云南省統計年鑒數據,2013年云南省共銷售化肥581萬噸(實物量),其中氮肥301萬噸、磷肥135萬噸、復混肥料121 萬噸、其它化肥24萬噸。云南多家農資企業和經銷商那時普遍反映,云南當時的肥料市場有近600萬噸,農藥市場超過20億(按出廠價計算),其中外企占到4成,市場份額7-8億元,巴斯夫、先正達、拜耳等國際農藥巨頭的銷售額均在一兩個億左右。國內企業諾普信、克勝、田園、山東濱農、青島瀚生、北京燕化永樂、山東先達,上海生農等國內知名企業也都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份額。

云南農資市場

    巨大的蛋糕,引來了無數的“掠食者”。肥料方面,金正大、史丹利、芭田、新都化工等大型農資企業早早進駐云南,開拓疆土。農藥方面,除外企產品外,國內的諾普信、克勝、中農、田園、濱農、瀚生、燕化永樂、先達等大企業也迅速進軍云南;而像西大華特、北農華、等專注于蔬菜和水果的農藥企業也不甘示弱,緊隨其后,試圖分得一杯羹。

    “說不清云南那幾年到底有多少廠家、多少產品在搶占云南市場。”昆明路朗農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趙忠銀直言,很多廠家當時都沒聽說過,產品也是魚龍混雜。

    壯觀的昆明“省級平臺”

    有人說,云南省級經銷商的數量有800多個,也有人說,云南省級經銷商超過1000個,甚至更多。到底有多少?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反正就是很多。

    “云南的省級平臺絕大部分都集中在了昆明,現在昆明大大小小的省級經銷商估計得有1000家以上了,足以頂得上一個農資大省的平臺了,簡直太瘋狂了!”云南鼎諾總經理張和林說,云南的省級經銷商爆發主要是近幾年的事,無論是當地的企業和外地的企業,廠家業務員本來干的好好的,但說轉型就轉型,因為他手里有的是上下游的資源。

    盡管云南市場作物結構多樣,但是企業反映在產品推廣也并不容易。云南農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董冰表示,由于云南氣候多樣,加上山多,導致云南的種植作物很雜、區域化尤其明顯,推廣產品要花費更多的物流、人力成本。

    其實,對于農資企業而言,尤其是實力強大的企業,他們更愿意將渠道下沉,減少經銷商層級,直接做到市縣級,這樣不僅能增加銷量,更重要的是能夠加強渠道的控制力,避免被經銷商“綁架”。那么,為何云南會有如此多的省級經銷商呢?

    云南潤杰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子剛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云南物流條件的限制,企業要將產品發到市縣,需要付出過多的物流成本,加上種植結構分散,從南到北什么作物都有,更是加大了企業的推廣成本。所以,很多企業只能依靠省級代理商,通過統一的貨運渠道將產品發送出去。

    特肥火爆提升云南用藥水平

    得益于花卉、葡萄、香蕉、中藥材等高端經濟作物的發展與壯大,近幾年云南特肥特別是水溶肥的發展勢頭迅猛。加上灌溉方式逐步發生變化,特別是從去年以來,云南的特肥市場迎來了爆發式增長。

云南經濟作物情況

    “目前特肥的用量占肥料總用量的10%以上。”李季春預計,如果按照云南600萬噸的肥料施用量計算,云南的水溶肥用量在6萬噸左右。但是賓川、昆明等地由于葡萄、花卉面積大,水溶肥能占到肥料總量的10%,甚至更高。

    昆明呈貢農資市場被認為是云南最大的農資經銷商集散地。近千平米的區域里,駐扎著近60家經銷商。云南布谷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江華說,這里的經銷商年銷售少則幾千萬,多則上億。

    在呈貢的多家農資零售店,基本都有10來個水溶肥產品以及10幾個生物肥產品。云豐永業總經理李季春表示,“現在云南的葡萄種植戶都會施用水溶肥,這對復合肥的銷量影響較大。”

    “水溶肥將會有很大的舞臺。”李季春表示,未來幾年,云南的化肥總銷售量呈小幅增長趨勢,但是如鉀肥、水溶肥的銷售量將會有大的增長,估計未來肥料的需求態勢將會有大的調整。

    除了水溶肥,生物菌肥、土壤調理劑等一些改良土壤的產品也正嶄露頭角。李季春說,幾年前,有機肥在當地還很難推廣,但現在一年可銷售近千噸生物菌肥。

云南“誘惑”之二

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不可否認的是,云南的這塊農資“大蛋糕”足夠大,再加上云南農業發達,輻射面積廣,還可輻射到老撾、緬甸等地,開拓空間巨大,它當然有足夠的誘惑力來吸引眾多企業和渠道商各顯奇招掘金農資市場。

    廠商合作直銷到戶

    當前,各個公司在云南已形成不同的農資銷售模式。昆明、大理賓川等地以傳統經銷渠道為主,在西雙版納、建水等以香蕉、葡萄為主的大種植基地,則以經銷商的直銷模式為主。

    和經銷商合作開拓云南市場,成為企業鋪設產品的首選。以色列海法從前年開始進入云南市場,在云南與云南天穗農資有限公司進行深度合作,云南天穗將公司產品列為重點推廣對象,大力推銷,僅2015年一年就銷售了1000多噸海法的產品。

    除了依靠經銷商外,自建網點也是產品營銷的重要途徑。作為一家獨具營養配方優勢的云南省本土企業,昆明威鑫強調環境友好發展,銷售額早已超過1億元。該公司致力于細化作物營養服務,自2013年正式啟動“縣域智能配肥中心”項目,已在云南16個縣區建設了智能配肥中心,每個配肥中心都有專業的配方師,可根據公司提供的優質原料,針對各縣區的土壤特征制定合適的配方。

    差異化產品云南首發

    云南種植作物品種豐富,針對這一特點,農資企業推出各種差異化產品。廣東拉多美化肥有限公司西南大區經理曾少華表示,從云南葉菜用肥特征來看,對高含量高鉀產品需求量較大,公司在云南主打“金色”、“墨翠”兩個系列產品,以高鉀高含量復合肥為主。拉多美從2013年開始進入云南市場,這幾年每年肥料銷量達6000多噸。

    迪斯科化肥有限責任公司針對云南的大宗經濟作物,提供全程肥料營養供給方案。迪斯科公司推出的“5D、7D、9D系列復合肥產品”,含有中微量元素、增效活性劑等對作物有利的營養物質,該產品在云南市場的銷量占公司在全國銷量的一半以上。

    廣東卓銀農資連鎖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近年來主推高端肥料,如比利時高麥雙酶肥、高麥雙酶富鉀型肥料、超級五零(愛爾蘭進口)等,這些產品主要針對中草藥、香蕉、葡萄、瓜豆類、葉菜類等經濟作物。公司總經理助理伍世文介紹,卓銀從2011年進入云南,到2014年實現營業額近千萬元,計劃三年后營業額突破億元大關。

    云南市場是廣東立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三大陣地,從2009年進入后,目前銷售額已經超過3000萬元。公司副總經理董又源介紹,通過差異化生產工藝,采用差異化推廣,產品30%氧化草甘膦在橡膠樹市場備受好評。去年以來,隨著百草枯水劑退市,公司又推出“樂思頓”(200g/L草銨膦)和“立農”(200g/L敵草快)新品。

    品牌宣傳加強與農戶互動

    正所謂“酒香也怕巷子深”,為了提高企業知名度,大力宣傳產品,企業費盡心思。

    開農民會、促銷會、建產品示范田已成為企業推廣品牌的重要形式。廣東立農從2015年開始加大對基層的滲透力度,突出“360度共贏”銷售模式,安排多輛廣告車走進田間地頭,拉動終端服務和消費能力。在品牌辨識度上,廣東立農在新產品的助劑、外包裝上下足了功夫,用PEP材質將農藥瓶身做成透明色,使得產品更安全更高效。

    惟有加強與種植大戶互動,才能提高用戶粘性。對此,佛山住商肥料有限公司銷售部部長余勇十分認可。他表示,住商期待能與更多志同道合的經銷商、種植戶建立緊密聯系,以優質高效的產品和技術更好地服務云南農業。云南世耕化肥有限公司打出“云南最高端肥的領跑者”口號,推出“農場大互動”等銷售形式,,更全面更直接維護與種植大戶的關系。

    廣西匯豐總經理徐洪寬表示,2008年公司開始進入云南市場,去年銷售額已超千萬元,提出“匯豐專注除草二十年,引領除草新潮流”的理念,繼續擴大試驗示范推廣活動。

云南“誘惑”之三

“蠶食”背后的機遇與風險

    必須要指出來的,這幾年來,云南的農資市場不管是經濟作物種植面積還是農藥以及特種肥料的用量都迎來了爆發式增長,無論是農資企業還是農資經銷商都被云南這個市場“誘惑”得五迷三道的,都在瘋狂“蠶食”云南這塊“大蛋糕”。但是,風險永遠是與瘋狂并存的,如果不能冷靜下來分析云南農資市場給企業或經營者帶來新的考驗和風險,那么這種瘋狂要么很快會戛然而止,要么就轉向扭曲。

    竄貨和賒銷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天盟農資連鎖農藥化工部部長楊德榮告訴記者,天盟連鎖在2013年正式成立農藥部全面介入農藥運營。因為目前云南省終端數量偏多,技術服務和經營人員素質參差不齊,市場上假冒偽劣用藥情況非常多,為農戶和國家食品安全帶來巨大隱患,天盟連鎖計劃打造高質量的營銷服務網絡。

    而在調研中我們也了解到,在部分區域熱銷的拜耳公司相關產品,在早已斷貨的情況下,但市面上還有很多產品在流通,有時候甚至連大區經理都無法辨認。跨國公司的產品成為假冒偽劣經營者優選產品,BASF凱潤?,因為獨到效果得到市場認可,不愿透露姓名廠家經理表示,目前市面上至少10%的產品的是從外面流竄過來的假貨。除了假貨,云南也是目前全國竄貨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他給我們舉例,這兩年不僅僅是云南省經銷商銷售額增幅非常快,周邊省份甚至內陸區域有的經銷商也實現飛速發展,然而當地作物面積并沒增加,競爭對手銷量并沒減少,他的銷量從何處來?那只能有一個原因,貨被竄到外地,而被竄到云南市場居多。

    令他氣憤的是,有些產品發貨不足一月就竄到云南省區,部分廠家只追求銷量和利潤,管控層面也是睜只眼閉只眼,象征性做處罰。昆明圣魁農資總經理梁大明認為,除了外地竄云南,從云南往周邊國家竄貨的也不少。他曾到云南周邊的緬甸、老撾等地考察,大部分是從國內過去的農藥。要說云南省農藥實際銷量,據他估計30億還算少的。

    在調研中我們還發現,除了假冒偽劣帶來的作物及食品安全風險,竄貨帶來的不可估計的經營風險,對經銷商而言,最大的還在企業發展的管理風險。像文山、曲靖等地,有些經銷商本來是夫妻店或小公司經營,由于銷售額激增,近兩年不少經銷商開始配車配人,受制于思維限制,部分經銷商甚至花重金請咨詢公司做診斷經營。

    曲靖市億農家園總經理張林飛去年曾表示,整整一年,銷量從4000萬跨越到8000萬,銷量增長沒有帶給他更多歡喜反是憂愁。子女不愿意接班,職業經理人以前沒有培養意識,后續管理跟不上,現在任何事情都是自己親手操作,每天電話不閑。他想輕松一點,把能夠放手的工作就放手,但是他明白,如果一放手,公司銷售額立刻就會下滑,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業績爆發式增長該怎么應對,后續管理怎么跟上,很多人還沒做好準備。

    天穗農資總經理張宏說,企業發展越大,風險越大。小的時候,出點問題,立刻就糾正過來了,但是公司做大了,尤其縣市級經銷商,一旦管控不好,服務沒跟上,出現任何藥害或糾紛問題,帶給公司的就是毀滅性打擊。面對如今張口必談的三七作物,他并不看好,一旦價格下滑,經銷商配置的大量人員物流車又將何去何從?

    渠道變革與機會

    前年,最讓云南農資界震驚的是云南天盟農資連鎖正式成立農藥部進軍農藥渠道。農藥農化部部長楊德榮當時曾向媒體表示了雄心,天盟連鎖力爭用3~5年的時間成為云南省農藥界超級經銷商,銷售額力突破10億元。而實際情況是,不到兩年時間,天盟連鎖讓銷售額接近20億元,2015年,天盟連鎖的銷售收入已經近60億元,真是一個讓人震驚的數字!底氣何來?

天盟連鎖歷史銷售收入

    天盟連鎖正在加速整合昆明的省級經銷平臺,目前季季豐農資連鎖,豐望農資,布布鳥科技等五家成長型經銷商已經加盟,楊德榮的目標是最終整合10家,每家銷售額要突破1億元。記者隨后緊跟采訪了天盟的幾家加盟商,部分經銷商表示,天盟連鎖本來就有遍布全省的分公司網絡,另外天盟連鎖擁有足夠的現金流,在產品資源引進、資金扶持上可給予大力幫助。兩年前,諸如先正達、拜耳等外企已經開始與天盟合作。

    伴隨土地流轉,種植大戶集中化,業內很擔憂一個問題就是未來零售商是否存在?省級渠道或廠家做終端做大戶直供是否現實?季季豐連鎖副總經理梁大明分析認為,旗下農博士公司就是為服務種植大戶而成立的。但目前看來,直供大戶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原有大型基地和大種植戶,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采購系統,而里面多有灰色利益鏈條,想打入這個系統并不容易。在付款方面,原有基地已經形成了賒欠之風,對企業資金周轉很是不利,如果產銷不暢,資金回籠是大難題。新型基地或種植大戶,因為缺乏技術,對公司的依賴性比較大。站在公司層面,梁大明認為技術人員只精通于某個點,比如說病蟲草害解決方案。但是,種植業要求非常高,土壤、水肥管理、溫度控制等等,需要全方位精通,而這些,自己的人員很難做到。他舉例,如果同樣去種菜,你種的不一定有基地技術人員種的好,因為別人更懂全局。所以,對于他來說,新基地風險更大。

    天穗農資、布布鳥選擇了直供終端,用他們的話說,是被逼的,因為沒有合適的縣級經銷商去合作。在王江華看來,零售商未來消失可能性并不大,目前很多零售商也在轉型,甚至10%的零售商也開始請技術員,多的達5~6人。并且很多零售商自己也做種植,技術層面,有些廠家技術人員解決不了的問題但夫妻店能解決。農藥配送、誠信度方面,也比縣級渠道有優勢,只要服務做好,零售商也能迎來春天。通過兩年運作,王江華預感今年銷售額至少可以翻倍。在天穗農資張宏看來,終端離客戶最近,越近越能產生銷量。從2010到現在,他的團隊一直在下面堅持做試驗示范推廣,做大農戶服務,幫助零售商做銷售指導。特別是從去年以來,天穗開始在云南全面鋪開“各品各店”,與基層零售店加大合作力度,用最短的時間搶占終端市場,加大了和零售商的粘性。截止到今年8月,已經有100多家天穗的各品各店誕生。

    在調研中我們還發現,新型肥料市場潛力巨大。雖然同走農藥渠道,但它的市場剛好和農藥相反。在經濟作物區,跨國公司農藥市場份額已占據40%,而新型肥料市場,國內市場份額至少占到80%以上。美國世多樂公司大區經理鄭全輝說,目前云南的功能型肥料市場就和2005年前后的農藥市場一樣,正處于混戰期。在賓川,全國各種品牌的新型肥料都能見到,形成區域品牌的肥料企業少之又少。

    在接受采訪中,天盟連鎖、天穗農資等經銷商都表示要加大在這方面的資源引入,在他們看來未來服務的制高點是作物整體解決方案,這些要求種子、農藥、化肥的全方位配套。同時,在搶占服務制高點同時,還可為企業帶來不錯的經營利潤,這些都是保證企業健康成長的必需元素。另外,植物免疫技術、健康植保類產品也成為眾多經銷商關注的焦點,他們并不擔心農戶的價位接受能力,只要有好的產品,他們一定可以成功推出。

云南“誘惑”之四

云南的重要“主戰場”

    企業布局云南市場,當然會選擇一些重要的市場來做,在這些“主戰場”,除了經濟作物面積大之外,最重要的是在這些地方,渠道資源集中,可選擇的范圍廣,操作性強。概括起來,云南最主要的幾個重點市場是以花木、蔬菜為主要作物的昆明、以葡萄為主要作物的賓川、以香蕉為主要作物的西雙版納。當然,以中藥材“三七”為主要作物的文山也是重點市場。

    昆明:打造昆明農資物流中心

    昆明市農業局局長郭煥波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昆明的幾個農資交易市場由于建設時間較早,規劃、布局都存在諸多不合理之處。小、散、亂現象突出,假冒偽劣種子事件也經常發生,且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同時,郭煥波也提出,昆明現有的農資市場已經無法滿足市場發展需求,為了促進昆明市農業產業化的發展,構建昆明都市型現代農業發展相適應的現代農資產業體系,杜絕違法經營,打造規范化、規模化、專業化、配套齊全的現代農資交易市場已勢在必行。

    “農資問題關系農民群眾切身利益,百姓的菜籃子安全,按照云南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及昆明市主城區批發市場搬遷改造提升三年行動計劃,目前,昆明泛亞農資商貿物流中心作為首個專業化的農資交易市場也正在建設當中。今后,昆明農資交易市場也將逐步實現搬遷。”郭煥波表示,打造專業化的農資交易市場,不僅能逐步引導種子、農資企業規范化、合法化生產經營,未來專業化市場還能實現交易、倉儲、物流、加工、展示、電子商務、科技研發、檢驗檢測等一站式的經營服務平臺。有利于各級部門對市場進行有效監管的同時,還能減少農民群眾因生產物資造假而產生的損失,從根源上保障百姓的菜籃子安全。

    建設“昆明國際農業生產資料商貿物流中心”,與昆明打造四大涉農中心(農產品信息物流中心、農產品精深加工中心、農業博覽會展中心、農業科技研發推廣中心)的目標相符。使它成為全省唯一的農資專業市場,這意味著騰俊·國際陸港距離大物流、大聚集、大商貿、大財富的“橋頭堡國際采供中心”的目標又跨進了一步。

    郭煥波說,這是一個順勢而謀的項目。未來數年間,昆明將著力打造都市型現代農業,通過實施“4210工程”,打造農產品信息物流中心、農產品精深加工中心、農業博覽會展中心、農業科技研發推廣中心4大中心,實現帶動全省、輻射西南、聯結全國、面向東南亞、南亞的涉農交易市場和物流體系。

    據了解,“昆明農資物流中心”將建設內容包括種子專業商貿物流區、獸藥飼料專業商貿物流區、農藥植保專業商貿物流區、農機農具專業商貿物流區及研發、結算中心、辦公生活配套項目;建成后,集交易、加工、倉儲和物流于一體的高標準、國際化商貿集群,并成為昆明南部地區面積最大、交通最便利的農業生產資料商品交易聚集地。

    據此,行業人士認為,“昆明農資物流中心”或將成為云南省首家符合獸藥GSP認證建設條件的專業園區、示范園區;而從便利性看,園區內或還將設置農資超市和農機補貼結算中心等配套服務設施。

    西雙版納:20億的農資市場

    西雙版納位于云南的最南端,土地面積接近2萬平方公里,年平均氣溫在18-22℃。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海拔的差別,讓西雙版納形成了年較差小、日較差大的氣溫特點。根據州內氣候特征、地貌的不同,西雙版納形成了多樣化的作物種植結構。

    據西雙版納州農業局2014年數據統計,西雙版納州耕地面積約285萬畝(不含茶葉和橡膠),其中水稻種植面積51.1萬畝,玉米70萬畝,蔬菜22.4萬畝,甘蔗21.9萬畝,香蕉33.7萬畝。據西雙版納州橡膠科科長嚴志平介紹,版納境內橡膠面積達441萬畝,占云南全省的63%,是保證州內農民經濟收入的重要作物。

    西雙版納種植作物種類多、面積廣,被業內人士視為農資寶藏。

    我們從西雙版納十多個農資經銷企業及生產廠家了解到,州內加上境外的老撾、緬甸,農藥、肥料市場份額超過20億元,參與農資經銷、零售的單位500多個。

    西雙版納大恒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捷平說,從2006年到今年,西雙版納香蕉種植面積從幾萬畝擴張到了30多萬畝,特別是從2013年起,國人開始在緬甸、老撾大面積發展香蕉種植,粗略統計老撾、緬甸目前香蕉種植面積分別為20萬畝和10萬畝。

    陳捷平細算了一筆賬,香蕉種植一般每株農藥成本約6元,肥料則在12元左右,畝植140株左右,版納加上境外老撾、緬甸香蕉面積超過60萬畝,僅香蕉一種作物,農資需求量就超過了15億元。同時,西雙版納橡膠、甘蔗、蔬菜等經濟作物的種植,也給農資市場增添了不小的份額。

    據了解,版納肥料市場以復合肥、水溶肥、有機肥為主,其中復合肥的銷售額最大。陳捷平介紹,由于香蕉的大面積種植,僅香蕉這一種作物,復合肥年銷量就能超過10萬噸。

    西雙版納肥沃的土地滋養了多種作物,其高溫濕潤的熱帶雨林氣候也給眾多病菌、害蟲提供了發生的溫床。趙可偉告訴記者,葉斑病和黑星病是香蕉上兩個必須要防治的病害,僅這兩種病害就支撐了版納80%左右的農藥市場,殺菌劑份額高達4億元。

    同時,香蕉連年種植,地下根結線蟲為害嚴重,由此催生的殺線蟲藥劑市場接近3000萬,其他殺蟲劑份額約有1億元。此外,香蕉清園所用的除草劑、百草枯等使用量較大,市場份額有1個多億。

    賓川:3000家農資零售店

    在云南的農資圈內,有著這樣一個說法:農資企業進軍云南市場,首選就是賓川。

    在眾多企業看來,賓川葡萄產業的迅猛發展及傳統柑桔產業的支撐,為農資產品推廣提供了最佳契機。據賓川縣農業局統計,這兩年賓川葡萄種植面積達到17.84萬畝,柑桔6.82萬畝。在葡萄高價格的支撐下,賓川形成了廠家多、品牌多、零售店多的農資格局。

    “賓川的農資零售店至少有3000家,僅本地大批發商就超過10個。”云南云天化股份有限公司賓川區域經理楊光強說,整個賓川目前的農資市場大約有10億元,肥料用量預計在15萬噸,其中普鈣1-2萬噸,氮肥3-4萬噸,復合肥7-8萬噸,水溶肥接近1萬噸。

    賓川巨大的農資市場背后,同樣也面臨不少問題。云南大愛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肖林華直言,賓川縣有許多小廠家憑借其價格優勢對大廠家產品造成沖擊,“經銷商必須聯合起來做好市場,拒絕不合格產品。”

云南誘惑之五

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

    三年前,云南省內農藥企業以及科研院所共同創建的“云南省農藥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成立。

    據戰略聯盟發起人、云南省化工行業協會農藥專委會秘書長李克強介紹,云南省農藥企業和科研院所組建戰略聯盟的目的是通過聯盟成員間實實在在的技術創新活動提高產品的技術含量,讓企業做大做強。聯盟組建后,聯盟成員間的關系將由原來專委會的松散關系提升為以技術創新為目標和責任的戰略合作關系。

    本地企業難分一杯羹

    云南省農藥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理事會理事長、云大科技農化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君榮說,云南農藥在全國排在倒數幾名,云南省是經濟作物大省,吸引了全國許多農藥生產經營企業和國外大經銷商入駐云南。目前,云南農藥銷售額在15億元左右,而巴斯夫、先正達、拜耳等國際巨頭的銷售收入均在一兩個億,可謂市場巨大,而云南本地的農藥企業所占份額卻很小。

    農藥專委會專家組長王鑒強調,云南省農藥產業發展的現狀是廠家少、規模小、品種不多、技術起點低、效益差、研發力量薄弱,在全省化學工業中沒有形成優勢產品,與沿海發達省份相比顯得比較弱小。隨著國家農藥管理政策的變化,云南農藥企業應該把自己擅長的農藥制劑業做大做強,充分利用云南省豐富的磷資源優勢來發展云南農藥產業。同時,云南省的大學以及科研機構應根據實際情況發展復配農藥,以促進云南省農藥行業的健康發展。

    具備技術創新基礎條件

    李克強介紹,在技術創新方面,云南農藥企業已經具備以下基礎條件:首先是農藥新產品開發方面,云大科技、云南農大、云師大農藥所等會員單位已經有幾個可以向云南省、市科技部門立項的科技創新開發項目。同時,為貫徹國家產業結構調整集約化、規模化大方向,昆明農藥廠、云大科技已經具備建成云南省農藥生產基地的技術創新項目申報條件。此外,在確保食品安全、維護專委會成員合法權利、規范農藥市場方面,專委會與云南省植保站合作,也可以開展技術創新工作。另外,其他會員單位也可以在各自的行業領域內開展多種形式的技術創新和科技進步,促進企業做大做強。

    陳君榮表示,根據云南省農業產業的狀況和專委會的有利資源條件,他們完全有希望搞出幾個適合云南省高原農業特點及東南亞土壤、氣候特點和農民耕作習慣又具有較大影響力和市場潛力的高效農藥新品種。技術創新不僅僅局限于新產品研發,各單位的生產、經營和管理方面的改革創新也是技術創新。根據這一思路,各單位可以爭取開展更多的技術創新項目。

    合力開發適銷對路產品

    陳君榮認為,過去說“船小好調頭”,而目前農資生產銷售單打獨斗已越來越行不通,現在是“船大抗風浪”,云南農藥企業只有抱團發展才能抗風浪。企業要重視項目的遠景,通過合作來提高技術創新實力,打出知名度。

    王鑒表示,云南地處高原,是壩區農業和山地農業相結合的立體型農業種植區,海拔差異大,農作物種植種類繁多,規模化種植程度低,病蟲草鼠害發生危害種類多,發生期差異大。這形成了云南特有的有害生物防治特點:農民對農藥品種的要求多,但用量少。因此云南省的加工型農藥企業要具備多種產品生產能力才能適應市場。但企業開發農藥產品的代價是很高的,登記一個農藥產品需要兩年的時間,由于開發產品時間長,可能到投產時市場形勢又發生了變化,又要選擇新的產品進行登記,難以形成規模化生產,企業發展十分緩慢。因此,企業和院校間合作開發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昆明沛淼科技有限公司的汪總表示:“云南農藥企業要敢于走出云南,面向全國市場。同時省內企業還要請進來,與省外有實力的企業加強合作,這樣企業才有出路。”

    云南省內大多數農藥企業的負責人也紛紛表示,組建云南省農藥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有利于企業與科研院所、銷售企業形成有益的紐帶,這樣可以彌補企業在科研方面投入的不足,通過聯盟可以讓企業盡快在競爭中保持優勢,并通過聯盟紐帶的作用,使他們可以和銷售企業合作,彌補企業在銷售方面的不足,擴大企業的市場份額。

    (本刊記者郭英民   采訪:郭英民 周邱林  部分數據圖片引用南農)

更多農資快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農資農資與市場APP。

  • 編輯:《農資與市場》雜志社

下一條:實踐者的思考:統防統治的難點與痛點

上一條:2016年三季度吡唑醚菌酯登記數量居首

最新評論刷新

2019《GAV全球視野》日本高效農業前沿科技研學之旅報名開啟!

在全球的農業版圖中,日本農業以精細化、高效化和高品質著稱于世。比起一些西方國家,日本農業的發展經驗對于我國的農業轉型更有借鑒意義,更值得中國農業經營者學習。《農資與市場》傳媒日本精細化農業前沿科技研學之旅再次開啟,邀請業界精英一起走進日本農協,走進農資生產企業和農資超市,走進種植基地,走進日本農博會,一起去見證和感悟日本極致農業和高品質農業的秘密。

推薦專題
獨家觀察:水稻區統防統治的來路與去路
如何完成從把農資賣到種植戶手里向幫種植戶施到田里的轉型,應該是農資人必須考慮的問題。轉型需求之下,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是有效途徑。統防統治一定是未來的趨勢,未來正在來,首先要做好當下。那么,當下做好統防統治的關鍵點是什么?
[ 查看詳細 ]
云南“誘惑”: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為什么全國的農資企業全面進軍云南市場?、為什么云南農資市場現在如此火爆?、為什么昆明會聚集上千家省級銷售平臺?為什么特肥在這個地方如此受歡迎?以及為什么有些企業的業務員到了昆明以后搖身一變成了省級經銷商?
[ 查看詳細 ]

多多影院午夜在线观看